当前位置:首页
> ... > 改革故事
视力保护:
与死神共舞的“爆破人生”
来源:极速pk10周刊 作者:董欣 日期:2016-08-09 字号:[ ]
【人物简介】

  陈清秀,1935年出生,福建省莆田市人,高级工程师,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广电工程局工程处副主任、主任、工程师、副总工程师。1979年被评为“全国电力工业先进生产(工作)者”、“广东省模范工作者”,1984年被评为“全国水利电力系统劳动模范”,1982年和1985年荣获“广东省劳动模范”。

  6月的广州,繁花锦簇,穿过大叶紫薇和凤凰花盛开的黄埔东路3375号大院,来到广电工程局的家属区50号楼。带着半个多世纪的斑驳印记,82岁退休干部陈清秀从建设福建左田溪水电站工程开始,与工程爆破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“我的一生,他们叫做‘爆破人生’,是与死神共舞的一生。”在悠悠蝉鸣中,陈清秀娓娓道来,给我们打开了一段段惊心动魄的岁月记忆。


  临危受命 走上爆破岗位


  “我出生在旧社会,度过了苦难的童年。”由于家庭贫困,陈清秀8岁才在离家不远的长寿小学就读,后考入福建莆田高级土木工程学校土木建筑专业。

  1954年毕业后,陈清秀被分配到福建省工业厅。同年8月,跟另外7名同学一起,参加到古田溪水电站建设中。该电站是由我国自行设计、施工、安装的水电工程,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工程。

  一开始,陈清秀负责的是厂房开挖测量工作,没过多久,单位领导决定从陈清秀他们8人中挑选一人,具体负责爆破工作,队长偏偏就选中了陈清秀。考虑到工作的高危性质,最初他不想接受这个任务。队长就找他谈心:“你学过爆破知识,身体好,根子正,眼下爆破人才急缺,我们需要你。”

  感受了组织信任,陈清秀倍感荣耀,但一想到爆破的危险性和所担负的重任,还是犹豫不决。队长说:“那你就先试试干着。”陈清秀就跟着一个老炮工到了工地。

  1956年,单位派陈清秀到原国家化工部山东化工厂学习爆破材料的基本性能、制造加工和实验方法。领导让他先到部里开介绍信,顺便参加五一劳动节游行,见一见毛主席,然后去报到。

  那时从福州到北京,要先坐汽车到上饶,再换乘火车。陈清秀一路兴奋不知劳累,游行队伍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,果然望见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在向群众挥手致意,他心情十分激动,更加坚定了学习爆破知识的决心。

  学习结束之后,陈清秀来到流溪河水电工程局,继续从事爆破工作。他将之前的学习内容总编成一本爆破材料试验讲义,成立了爆破实验室,对所有爆破材料进行系统地试验检查。这对流溪河爆破安全工作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

  就这样一来二去,边学习边实践,陈清秀对爆破工作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——成功的爆破方案是水电、火电工程建设安全施工和工程进度的保障。根据施工情况和实践经验,他撰写了《电器爆破》《竹节爆破法》《安全生产资料汇编》等文章,作为水电总局技术会议的参考资料。

  一爆成名 开创全国先例


  1958年,23岁的陈清秀被派到新丰江水电厂,仍然负责爆破工作。在那个“大跃进”的年代,基础建设规模很大,爆破材料供不应求。当时的公司领导决定自力更生制造炸药,在工地成立了专门生产爆破材料的化工厂,调陈清秀去主管技术。反复试验后,陈清秀成功制造出硝酸铵炸药,同时大量生产电雷管、火雷管、延期雷管和导火索,保证了工程进度。

  为了提高爆破效能,陈清秀开始试验制作雷汞。雷汞是烈性炸药,是雷管中敏感性最大的起爆物。一直到1959年6月21日,雷汞总算制造成功了。大家喜出望外,把雷汞放在电烤炉上烤干。忽然,陈老清秀闻到一阵异味,心里叫声不好,急忙把旁边的工人推开,又去拔掉电闸……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,雷汞爆炸了!巨大的气浪把陈清秀推倒在地,昏迷不醒。旁边的工人大喊:“技术员炸死了!”闻讯而来的同事,急忙把陈清秀送进医院抢救。命是捡回来了,但是双耳的耳膜穿孔了,至今仍留有后遗症。

  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可是陈清秀偏不信这个邪。1960年,他来到南水水电厂参加定向爆破筑坝工作。南水水电厂是全国规模最大的一次定向爆破筑坝,一次用药量达1394吨,属全国首创。后来,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爆破,陈清秀负责各种爆破材料的试验和具体爆破网路的设计及施工铺设。同年12月25日13点05分,他亲手送上总开关,合闸爆破,一声轰隆,一炮成坝。爆破岩石总方量达105.3万立方米,其中有效上坝总方量达92.8万立方米,占全坝堆石量的3/4。这一爆,可谓是让“高山低头”。

  在1978年举行的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上,南水定向爆破筑坝技术获科技成果奖。目前,南水大坝是国内唯一仍在使用的定向爆破堆石坝。后来,定向爆破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。在坪石353工地做地下工程时,需要在悬崖峭壁开辟一条400多米的盘山公路。陈清秀采用全线群体爆破方案,一次爆破,一炮成路。原计划一个月时间通车,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实现通车。此后,又在韶关发电厂6号机组油罐和“130”工程中成功应用了这项技术。

  “一炮成路,我现在想到这个事情还很激动。”陈老不无骄傲,“当时苏联专家主张分段爆破,但经过周密的设计、实验和施工,我们取得了成功。”

  陈清秀退休后,仍有很多人邀请他去做定向爆破工程。比如应邀去指挥重庆涪陵防护大坝鹅颈关I号科场的定向爆破,半分钟内炸掉4万立方米坚硬的岩石,而近在百米的颈关大桥和居民区均安然无恙。他说:“看到自己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定向爆破技术,仍能对当今的水电建设发挥作用,我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”

  “距我参加工作已经过了一个甲子。很庆幸,多次躲过死神,老天爷对我厚爱有加。” 陈清秀从鹅颈关工程之后,就不再工作,却一直关注电力行业发展,“从古田溪水电站时什么都不懂到退休,我走过了一些曲折的道路,但我始终认为,这条路走对了。”


  【采访手记】

  创业精神要传承

  采访完陈老,记者心里感受到的是平和、豁达,以及一生做好一件事的毅力和专注。无论是爆破员还是副总工程师,不管身份和岗位如何变化,陈老始终坚持在爆破一线,不断奉献严谨专业的爆破方案和过硬的技术,守住自己热爱的事业,造福一方。

  广电工程局的前身是1949年成立于福建的古田溪水力发电工程处,后来奉调进广东,至1974年间,在闽粤两地共承建大中小型6座水电站,陈清秀老人参与了其中5座的建设。几次与死神擦身而过,陈老以精湛的爆破技术写下了艰苦卓绝的创业篇章。

  如陈老所说:“在艰苦创业的岁月,大家‘用双手建大坝’,现在社会和技术进步了,年轻人更加有智慧,把过去的事情讲给年轻人听,并不是要像他们当年那样艰苦,甚至牺牲生命,而是把这种艰苦创业的精神传承下去。”
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